当前位置:首页 >人才队伍
    谢江辉--把农业科技论文写在红土地上
    作者:郑岚岚 冯文星     发表时间:2016-3-9      点击:   【字号:       】   我要分享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“搞农业科研的人,不能自娱自乐,要与民同乐,让科研成果造福农民。”

    “我们的价值,就‘种’在红土地上。”

    “每一个新人都要先到农村蹲点1-3个月,了解农村和农民的需要,再回来做农业方面的科研。”

    “在我们所,不是所长的工资最高,是能干事的科研人员的工资最高。”

    ......

    这位快人快语、创新务实的科研工作者就是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副院长、原南亚热带作物研究所所长、农业部热带果树生物学重点实验室主任、湛江农业界年轻的老专家——40多岁的谢江辉。作为农业科学研究员,谢江辉带领科研团队进行科研攻关,为廉江荔枝、覃斗芒果、徐闻香蕉、菠萝等插上了科研的翅膀,给力湛江的农作物走出国门,打响了湛江特色农业品牌。

到田头为果农“把脉”

    近年来,廉江荔枝不断走出省门,打入国内各大超市,几乎成了荔枝行业的标准,在全国荔枝行业中独领风骚。而早在2002年,湛江曾爆发出一场“荔枝危机”:荔枝产量低,质量差。“量多则价贱,丰产则卖难”似乎成了廉江荔枝跳不出的“魔咒”。

    然而,邻居茂名、广西的荔枝无论品相还是销路都不错。市委、市政府看在眼里,急在心头,最终想出一个办法——设立一个荔枝的科研课题向全国招标。经过全国各大科研院所、高校等专家学者的PK,在家门口的南亚热带作物研究所中标了。作为科研项目带着人的谢江辉马上带领科研团队深入调研。

    万事开头难。科研人员兴致勃勃地下到乡下就被农民浇了一盆冷水。“农民爱凭经验种植,对我们带去的新技术听不进去。不太爱搭理我们。”谢江辉就到田头和农民聊天。“我们一定会帮助你们把荔枝种好的,如果明年的产量质量上不去,我赔偿给你们。”谢江辉在田头给农民“打包票”。

    果农迟疑了一下说:“亏了几年,‘死马当活马医’吧,就让你们试试。”

为荔枝插上科技翅膀

    谢江辉经常在荔枝林里“蹲点”,在他的带领下,整个团队都充满着不怕吃苦的干劲。一次,为了解决荔枝的施肥用药问题,谢江辉创新地给荔枝树来个“定量喂养”:“把这些树挖出来,好好研究一下它们的根茎和土壤结构等。”谢江辉说,当时这种方法在当地算是超前的,受到了农民的阻挠。于是,他干脆将农民的树买下研究。

    “挖树的时候,团队里的一名博士特别让人感动,挖树的活不能让农民代劳,怕不小心把根茎挖断了。他就自己动手,一点点地挖。在烈日下,他汗流夹背,身上粘着不少泥巴,但坚持不停地挖,一边挖一边研究。挖完后,他觉得手突然好痛,原来是挖树时扭伤了。”谢江辉感动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 2002年,谢江辉带领团队开始在廉江推广“荔枝老低劣果园改造技术”,其中包括套袋、高接换种,矮化栽培、花穗调控(控制荔枝抽穗长度,减少营养消耗,提高单簇挂果量)等技术。南亚所发动种植大户建示范园,对老荔枝林进行改造,通过示范作用,带动其他种植户推广新技术。

    “传统的荔枝林种得太密了,荔枝没有得到充足的阳光。”谢江辉操起一把刀就砍树,果农心疼得跳起来阻拦。“把一部分树砍掉后,保证你们荔枝的产量和质量都比现在高,低了我赔你们。”谢江辉一边挥汗如雨地砍树,一边给农民许诺。很快,一亩拥有60株树的荔枝地只剩下40株。到了收成的季节,果农在惊呆之后笑得合不拢嘴了。原来的荔枝树只有树顶长荔枝,现在棵树挂满了荔枝。果大皮靓,卖相非常好,一过磅发现产量翻番了。果农开心地跳起来,一把抱住谢江辉及其科研团队。

“升级换代”廉江荔枝

    在南亚所的指导下,当地荔枝种植户组建了“廉江宏扬水果合作社”,建起了800多亩的荔枝产业带项目基地,周边近5000亩荔枝园“转型升级”。

    目前,优质荔枝品种“妃子笑”、“桂味”在廉江的种植面积已达17万亩。经过高接换种的老龄荔枝园,平均亩产从153.4公斤,增加到第四年的636.0公斤;经过间伐、回缩改造的妃子笑试验园,亩产从358.5公斤增加到第三年的583.6公斤。而在2006年以前,当地果园种的大都是“白蜡”、“黑叶”等低劣品种,加上高密度种植,荔枝园亩产800斤左右。

    2006年,种植户梁文帅的120亩果园由于品种低劣、荔枝滞销,年收入不足5万元。近年来,他的荔枝园逐年增产,加上品种优良,来自北京、上海等地的客商纷纷上门高价订货,每年年收入有40多万元。该园自2006年改造以来,连年丰收,产量逐年提高,到了2014年,亩产已达到2500多斤,比2006年提高了3倍。

    荔枝渐渐走出低谷,超越了邻近省市,受到客商的青睐,荔枝合作社如雨后春笋般冒起。廉江荔枝渐渐打出了名堂,漂洋过海到海外,进家乐福、沃尔玛等大超市。

    “廉江荔枝生产代表了我们国家最高的技术水平。”谢江辉自豪地说,作为“荔枝老低劣改造技术”的带头人,他在廉江大力推广这项技术已经12个年头了,推广应用达到75万亩,年新增总效益5.53亿元以上。且生态效益明显。相当于每年减少施用5200吨甲胺磷和11.2万吨尿素。

    “荔枝老低劣果园改造技术”部分核心成果,先后获广东省农业科技推广二等奖和科技进步二等奖,海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。“荔枝高产高效关键生产技术的集成与推广应用”获2011年中华农业科技一等奖和2014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。这是今年唯一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的果树类科研项目。

救覃斗芒果“出生天”

    这厢荔枝问题得到解决,那厢芒果告急。谢江辉带着团队一年四季忙个不停。

    覃斗芒果开花时,一旦碰上低温阴雨天气,就会导致最终挂果极少,这种情况持续六七年了。覃斗芒果产量连年下跌,几乎到濒临灭绝的。当地政府和农户按捺不住,上门“拜师学艺”。

        2012年夏,雷州市农业局找到南亚所寻求科技支持。谢江辉与科研团队火速到覃斗实地调研,经过一番研究后,决定从品种结构调整、套袋技术推广等方面入手,提振当地芒果产业。

    南亚所专家建议果农改种相对适应阴雨天气的品种,比如“红芒6号”,其耐低温阴雨能力较强,此前在覃斗试种,挂果较多。另外,谢江辉决定在覃斗推广延长芒果花期的技术。

    然而,一项农业技术的推广并非易事。去年,南亚所为雷州果农免费发放6000个果袋,没想到果农不愿意要,因为给芒果套袋要增加人工费用。南亚所只好先在覃斗布置2个“红芒6号”套袋示范点,到了收获季节,拆袋后的芒果皮色跟红富士苹果一样,加上没有农药,价钱比没套袋的每斤贵1元多。

    眼见为实,果农心悦诚服。今年,南亚所发放数万个果袋,被果农抢购一空。

    老芒果林改造,需要锯掉枝叶,方便嫁接新品种。果农担心锯掉枝叶后,芒果树会死掉。南亚所的专家就向果农保证:“放心锯,如果树死了,每棵赔100元!”果农一听,大胆放手干,结果芒果树非但没死,还大幅增收。

    在谢江辉科研团队的努力下,覃斗芒果起死回生,产量和质量都在恢复中。今年57日,南亚所更与雷州市签合作协议,将雷州农业进行产业规划,提供农业技术服务,指导农民科学种植。

引进培育毛叶枣的“始祖”

        1995年,谢江辉大学毕业来到湛江后,最先负责的科研项目是毛叶枣。“刚到湛江,就很喜欢这里。广袤的农田,亚热带的风情,幽静的环境,是农业科研的地方。”谢江辉暗暗发誓,一定要将所学应用到这片红土地上造福农民。很快,他就创新地从外地引进试种一种湛江没有的水果——毛叶枣。

    毛叶枣是当时新兴的热带水果,谢江辉作为我国大陆毛叶枣研究的先行者,引进20多个优良品种在大陆不同区域试种,先后选育了适合大陆热区发展的“高郎一号、新世纪、蜜枣、蜜王”等品种,并开展了花果调控为重点的高产优质栽培技术研究。

    “刚开始时,毛叶枣水土不服,很难种起来,树上只有零星挂果,小小的,不好看也不好吃。”谢江辉就天天蹲在田里观察果实的开花、挂果、病虫害等情况,被太阳晒得黑乎乎的。一次,爱人的同事看到谢江辉晒得黑乎乎的,就打趣地说:“怎么找了一个黑不溜秋的丈夫,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,让你老公一块来我们学校当老师算了。”

    谢江辉不以为然,依然天天在田头“蹲点”观察毛叶枣,连父亲从老家来看望他,也没有时间陪伴。“为了多陪陪我爸,我就把他叫到田头和我一直干活,我做科研,他帮我数树上结了多少颗枣,逐一帮我做纪录。”

    在谢江辉的努力下,毛叶枣渐渐适应了湛江的气候。“刚开始,毛叶枣像鸽子蛋那样小,咬下去有点涩;过了两年后,毛叶枣像小苹果这般大了,又脆又甜,好吃极了。”

    如今,毛叶枣从无到有并发展至今约30万亩,年产值6亿元以上。当年,该成果系列获“湛江市科技进步三等奖”;“海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”。1999年,谢江辉因此被破格评上中级职称。

    目前,在雷州西海岸,青枣种植面积已推广到5万亩。这些青枣的“始祖”正是谢江辉的科研成果——1997年引种到雷州覃斗的毛叶枣。后来经过品种驯化,培育出良种,随之引种到雷州。现在的“雷州青枣”驰名在外,农民们靠种植青枣发家致富。今年以来,青枣苗木在雷州卖到脱销,出现了15元每株的高价。

创新机制释放科研力量

    自1995年以来,谢江辉科研团队一直从事热带果树选育种与栽培技术的研究,在荔枝、香蕉和热带珍稀果树研究方面开展了大量的工作,取得了一系列的成果。他与科研团队一道,促进廉江的“转型升级”、挽救生命垂危的覃斗芒果,研发了“金菠萝”新品种,对香蕉抗枯萎病品种选育作研究......

    然而,谢江辉却说:“搞科研做实验是一个漫长的煎熬的辛苦的过程,胜利的喜悦就在研发推广成功的短短一瞬间,那一瞬间就是看到农民使用我们技术发家致富时的笑脸。”

    为此,谢江辉要求,每一个新人无论是博士还是硕士,都要下到农村锻炼几个月,了解农民需要一些什么技术,将对农民的感情作为科研的动力,然后再做有针对性的研究。做科研不能自娱自乐更不能孤芳自赏,要研究出农民能用得上、用得有效益的成果。

    在徐闻前山镇甲村,南亚所开办了“科技小院”,免费为村民推广菠萝良种,传授农田“水肥一体化”技术。这条村,一个农民就能管理60多亩菠萝地,亩产从原来的5000斤的增加到9000多斤。尝到甜头的村民,每次请雷剧团来村里唱戏,都要请南亚所技术人员上台说几句。

    谢江辉说,他不需要太过聪明的团队成员,而需要有耐心有恒心的成员,因为做科研拼的是耐心和韧劲,坚持到最后就是胜利。4年前,谢江辉出任所长后,就探索创新了科研管理机制。

    “在我们所,工资最高的不是所长,而是有能力做好做优科研项目的科研工作者。只要你做得好,不需要论资排辈拿工资,获得的绩效奖励比所长还要高。”谢江辉认为,一个人做科研的黄金时期一般是3045岁,因此必须培养一批年轻的科研工作者,挖掘他们的潜力,更好更快更优地进行科研攻关。

   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。湛江亚热带特色农产品在国内外市场的舞台上焕发光彩,这是谢江辉带领科研团队长期用心血和汗水浇灌培育出来的果实——他们用科研成果在红土地上阐释了科技精神。

(责任编辑:机关党委)
    Copyright All Right Reserved 2016 海南省海口市城西学院路4号(571101)
    热科院机关党委监制